要“行賄黑名單”也要“受賄黑名單”
  據《新京報》報道,針對醫葯領域商業賄賂行為,北京市衛生計生委表示,將建立醫葯購銷領域的商業賄賂不良記錄製度。列入行賄“黑名單”的藥企,其產品將兩年內禁入公立醫院。
  醫葯回扣是看病貴的一個推手。醫葯企業、醫葯代表行賄醫院和醫生,自然是罪魁禍首之一。為了治理醫葯亂象,對這些不規矩的藥企和醫葯代表進行嚴厲的打擊,當然是大快人心的好事情。把這些藥企列入到黑名單里,讓其生產的藥品兩年內不能進入公立醫院進行銷售也是罪有應得。
  不過,沒有受賄何來行賄。如果非要分出行賄和受賄誰的罪過大的話,我想受賄的罪過顯然是比行賄的罪過大。受賄的人都掌握著一定的權力,當這種權力成為無法無天的私權的時候,也就逼出了行賄這個群體。希望有“行賄黑名單”,對違規醫葯企業實施“兩年內不能進入公立醫院”懲罰的同時,也建立“受賄黑名單”,加大對受賄者的懲罰。 □郭元鵬(職員)
  甩鞭擾民不是沒法解決
  近日,有媒體接到市民來電,反映麗澤橋附近的街邊花園裡,每天早晚都有四五個老年人甩鞭子,鞭聲很響,影響小區居民正常休息。居民與甩鞭人多次溝通,甚至打電話報警,都未能解決問題。他呼籲有關部門能夠儘快協調。
  在小區外的街邊花園裡大甩鞭子,不時發出的巨大“啪”“啪”聲,除了會讓心臟不好的老人、嬰幼兒受到驚嚇,也是一種噪聲污染,每天如此,已嚴重擾亂了周邊居民的生活安寧。但警察來了也只能勸說,不能採取有效制止措施,於是問題總也沒法解決。
  不過,按《北京市公安局、北京市環保局關於查處製造噪聲干擾正常生活安監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“有兩名以上居民(不同住戶)證實,或者有其他證據可以證實該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,”“製造噪聲干擾正常生活”即可認定,一般不需要進行噪聲監測。由此,公安機關只要能依法辦事,完全可以警告或罰款。 □劉桂華(市民)
  公共廁所多了隨地小便自會少
  據《北京日報》報道,有市民反映,東四環四惠立交橋下有人隨地小便,他每天都從橋下過,味道很難聞,希望有關部門能管一管這些不文明的現象。
  隨地小便,肯定是不文明,尤其是對成人來說。不過一個老掉牙的問題是,如果廁所就在旁邊,隨地小便還會多嗎?當前的公共廁所數量、分佈是否合理?就說四惠立交橋吧,附近並沒有公廁,離此處最近的,在公交樞紐站裡面,還得過馬路。
  我在城市的地下通道、偏僻角落、綠化帶,也看到過便溺。每當此時,我都會習慣性地環顧四周,試圖尋找廁所,卻常常很失望。在北京,似乎是離市中心越近,公共廁所越多,而到了四環特別是五環外,公共廁所的影子就難尋覓了。
  若想市民隨地小便現象少些,有關部門除了加強管理外,還要在城市各個角落多建廁所,特別是在人流量大的公交站旁、街道上,需修建更多的廁所,以方便市民“方便”。 □趙華夏(媒體人)  (原標題:來信)
創作者介紹

書包

gu27guzi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