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訊員 鄧維兵 郭盼 包偉強  記者 孫磊 文/視頻
  昨天上午,蕭山公安分局刑偵大隊重案一隊副指導員葛海峰通報一起“史上最雷”綁架案:3個綁匪僅從被害人身上搜出一個欠費停機的破手機、一張只有91元餘額的銀行卡、一張10元鈔票……最後,他們不得不放了被害人,因為多綁他一天就要多給他買一天的飯菜,虧大了!
  臨走時,綁匪還給被害人洗臉、貼創可貼、說好話、把10元錢還給他,送到他認路的地方。
  審訊時,綁匪很傻很天真:“我們什麼錢也沒勒索到,還把他平平安安放了,他老媽不是還得感謝我們嗎?怎麼還報警?”
  盯上瘦小獨行的他 綁匪只搜到10元錢

  21歲的雲南青年小楊,每月工資3000元。
  2月21日傍晚6點左右,他穿著普通,還有點髒兮兮的,沾著木屑。他因為手機欠費停機,想去重新辦一個手機號碼,剛走出廠房200多米,迎面過來3個年輕男子,一直在盯著他看,小楊也看了看對方。
  這3人,在蕭山租了間空房,買了2把菜刀,在街上隨機尋找目標。
  為啥看上小楊了?一個嫌疑人說:“他朝我瞟了一眼,我很不爽。”
  警方分析:當時天色已晚,小楊獨自行走,身形又瘦弱,比較好控制;而且他剛好走到那間空房附近,很容易被轉移到室內。
  擦身而過之後,小楊就感覺後頸被人掐住下壓,他看見菜刀,就不再掙扎了。
  到了出租屋內,只有一張床、還有一個用空心磚搭起來的桌子。一進屋,小楊就吃了一頓老拳。
  搜身之後,一見只有破手機和10元錢,其中一男子惱羞成怒,用刀尖對著小楊臉上連續頂了幾下!小楊抱住頭求饒:“別打我了,我銀行卡裡只有91元!”這下,3人非常失望,又是一頓暴打。
  其中一名綁匪有綁架前科,那一次,他成功地從受害人一方勒索出200元錢,萬萬想不到這一次,居然一毛錢都榨不出,還要倒貼:給被害人買麵條和瓶裝水花了10多元,充話費又是20元……
  綁匪幹啥還給小楊充話費啊?是為了讓他用手機給家裡人打電話要贖金,一口價沒商量,5萬!
  2月21日晚上10點半,小楊聯繫了雲南的媽媽。媽媽迅速去借錢了,到了22日早上10點,才湊齊1000元。一聽這個消息,3人氣得再次暴打小楊。
  親娘和堂哥都榨不到錢 綁匪傻眼了
  到了中午12點,綁匪開始降價了:2萬。可小楊媽媽說:“大哥啊,我這1000元錢一時還打不過來,我得明天坐車到鎮上去給你們匯……要不,你們聯繫他堂哥?他哥哥也在浙江,肯定比我老太婆有辦法啊!”
  綁匪威脅堂哥:“到22日下午4點半,不湊齊錢,就把他手指頭切下來。”
  到了下午4點半,堂哥被逼急了:“你們有本事把他砍死,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!”說完就掛了電話,綁匪全傻了……
  一番盤算後決定放人 還惦記著請吃飯
  他們終於鬧明白了:費了老半天勁,綁了個窮光蛋;錢是肯定沒了,人家估計也報警了,不如把他放了吧!
  擔心小楊出去後帶警察來搜捕,為首的綁匪又開始和他嘮嗑,語氣頗為推心置腹,還給小楊去洗臉,用創可貼將小楊臉上、手上的傷口貼好。
  小楊慢慢從驚嚇中回過神來,以“借錢請你們吃飯謝恩”為藉口,套出了綁匪的手機號碼。
  這3人以為他被揍傻了,笑了:“好啊,記得來電話,我們等著你這頓飯。”
  3人分別姓張、汪、朱,均是甘肅隴西縣人,20歲上下,初中文化。葛海峰笑著搖頭:“杭州史上最傻綁匪,非這哥仨莫屬了。”
  放了人就去臺球房 直言“綁架這活太累”
  2月22日凌晨2點多小楊媽媽報警。誰也未料,家人報警後10多個小時,小楊突然自行回到工作的蕭山靖江鎮某櫥櫃廠:被打得滿頭包,橫七豎八貼著創可貼。
  “他們看我實在榨不出油水,就放了我。我說謝謝大哥不殺之恩,小弟回廠里借點錢來請你們吃飯好嗎?他們說好,把我送到一個轉盤處,又給我留了手機號碼,走了。”
  刑警們分析:這群綁匪不會走太遠,很可能就在附近。很快,3名綁匪在一間桌球房內落網。綁匪說,“綁架這活兒累啊,打個臺球休息休息……”
  從報警到破獲,僅17個小時。
  3人因涉嫌綁架罪已被蕭山警方刑事拘留。
(原標題:史上最“囧”綁匪直言:“綁架這活太累!”)
創作者介紹

書包

gu27guzi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