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經輔導過一msata名高三學生的作文,他平時作文全班墊底,60分的作文他只能得到30多分,經過兩三次輔導後,他的作文能得50來分,高考語文成績大幅提升。我有什麼靈丹妙藥嗎?說穿了其實很簡單,只有兩招。
  第一招,背誦萬能開頭和結尾。譬如:生命有時是“驛外斷橋邊,寂寞開無主”的無奈,但更是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的執著;信念是巍巍大廈的棟梁,沒有它,就只是一堆散亂的磚瓦;信念是滔滔大江的河床,沒有它,就只有一片泛濫的波浪;信念是熊熊烈火的引星,沒有它,就只有一把冰冷的柴把;信念是遠房屋二胎洋巨輪的主機,沒有它,就只剩下癱瘓的巨架。
  考試時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來一段萬能開頭,最後來一段萬能結尾,只要根據作文題目把主語置換一下,“生命”和“室內設計信念”置換成“信任”、“誠實”、“友誼”等作文主題。
  第二招,背誦多用途作文材料,即稍加改頭換面就可使用的材料,以使作文“馬爾地夫言之有物”。
  這就是中國的作文考試。由於把握住了作文的評價標準,語文老師往往引導學生寫美文,即語言流暢巧妙,轉承啟合自如、鋪陳華麗卻空洞無物的文章。於是,記敘文成了撒謊的比賽,在“一件難忘的事”中,無數人都攙扶了一個老奶奶過馬路或者拾金不昧;散文則是煽情的比賽,一分感動可以發酵成十分,無病呻吟是這類作租屋文的典型特點;議論文則成了侃大山的比賽,天南海北無邊無際瞎侃一氣。
  有時,高考作文題目就在鼓勵學生瞎侃,比如,以“春來草自青”為話題,完成一篇自命題作文;人之常情;面對第一次,不要輕易說“不”之類。議論文本來是培養學生說理的,而高考議論文更像是在神侃,於是,思維不嚴謹、邏輯不清晰成了中國學生的作文通病。
  論證式寫作應該考查學生的說理能力, 觀點表達以及以充分的論據論證的能力,它應該包含以下幾個原則:
  1.客觀性原則。持客觀、中立的立場,不帶感情色彩,不加主觀評判的原則和表達方式。以規範的方法提供事實,按照事實的重要程度來組織文字。
  2.真實性原則。作文一般都會給一些材料,我們目前作文給的材料多是典故、故事、現象描述或對命題展開闡述,缺少來自現實生活的一手資料。
  3.開放原則。自由開放對創新和人的幸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我們的高考作文題,也在這些方面作了一些探索,不再死板地要求學生一定要持某種特定的立場,但我認為開放程度還不夠,預設的“立場”依然局限學生的思維和表達。
  4.說服力原則。這是一個總的原則,即不管你使用什麼寫作手法,最終目標是要提供有說服力的表達。評價作文好壞不應該只關註其觀點是否主流正確,而應該關註其看法是否獨到,是否有足夠論據支撐,是否有說服力。
  說服力原則之所以重要,不僅在於對於學生的未來生活很重要,更在於和諧穩定的社會只能由講理的公民造就,不可能由“憤青”組成。在培養學生講理方面,美國真的是從娃娃抓起。美國公立學校的教育中,公共說理教育的準備從小學一年級就已經開始了。比如,《加州公立學校幼兒園至12年級閱讀和語言藝術(教學)綱要》中小學一年級就要求,“簡單說理和敘述段落中的主要觀點”;在高中低段,說理寫作除了講究形式邏輯, 還要講究結構邏輯, 能夠預先估計和避免讀者可能會有的誤解。而到了高中高段, 說理評估對象是公共文件如政府的文告、政策說明、政黨文獻, 公共服務部門的宗旨、規章、條例、商貿、招聘信息等一切發表了的東西,只要議及公共話題, 都是公共文本, 也都必須接受公眾的說理評估。
  下麵是美國的作文考題:每一個成就是否會帶來新的挑戰?接受群體的價值觀,可以使人們免於對他們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負責嗎? 鼓勵不一致和不同意見的群體,是否比不鼓勵那樣做的群體運行得更好?
  如果將中美兩國的作文題加以比較,即可以看出兩者之間的差別。當然,中國有中國的國情,我們不一定要照搬,但至少可以從中獲得一些啟發,比如用說理代替說教。
  我以為,高考作文改革,不單單涉及到培養學生怎麼進行健康表達的問題,更涉及到未來社會的走向。從根本上來說,作文的評價標準體現了一個民族的精神氣質和價值追求,要告別羸弱而暴戾、敏感而虛偽的氣質,就應該從培養健康、理性的表達開始。
  (作者為中學特級教師)  (原標題:教會學生如何講理)
創作者介紹

書包

gu27guzi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